• 中国出口企业苦熬美元之战 人民币结算风光初现
  • 发布时间:2010-10-20 16:22:12 来源:中国胶管网信息中心
  • “汇率再升,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减弱,逼近企业存亡警戒线了。”黄发静告诉记者,一些订单就会形成区域转移,比如会转向越南、印度等国家和区域,“而工厂搬迁,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

      黄发静是中国打火机一行业龙头企业,温州日丰打火机的董事长,90%以上的产品出口欧美和日本等国。

      根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牌价的数据,截至10月19日,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保持这种继续攀升状态。10月19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为6.6553元。这比前一日又有提升。前期,美元兑人民币的中间价为6.6541,按照汇改时8.11的汇率计算,累计升幅就已达到17.93%。

      一场汇率的倒逼阵势向黄发静袭来,寻找应对机制成了他持续的“战斗”。

      “汇率安全锁”是否安全?

      “人民币的攀升,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企业基本也相对习惯。”

      但黄发静同时话锋一转,“只是这貌似一只落不下的靴子,不知道这个底价到底出现在哪里。”

      令黄发静等出口商心有余悸的日子发生在2005年7月21日,中国汇改启动。同时,美元对人民币的交易价已调整为1∶8.11,相比之前,人民币当天实际升值2%。

      黄发静称,围绕着进出口两方的订单,首先表现在一场场博弈开始密集化。在这个传统产业中,黄从事国际贸易近20年,他的条件反射就是采取“化整为零”的谈判法则。

      之前,原本一年一次的订单价格谈判,汇改后增加到一两个月一次。甚至,目前的形势下,谈判得半月或者一周就得重启。“这是一场博弈,每次谈判我们得一点点加价。”

      中国制造优势在慢慢丧失,黄发静这个链条上的华人经销商在不断减少。开始,订单基本来自海外的华人华侨。目前,在黄发静的客户群里,这个群体基本消失了。

      “利润在3%到5%的区间浮动。”黄发静介绍。

      黄的条件反射同时也是众多企业的初始应变方式。随之,另有一种规避方式被探索出来:制定汇率“安全锁”。

      比如,黄发静与订单客户制定协商出一个稳定区间。比如汇率上下浮动为幅度在1%区间内的,升跌由供求双方自负。一旦上浮幅度超出了1%,风险双方各承担50%。“基本这样的规则比较容易接受。”

      同时,黄发静与周边的企业主也同时尝试过一种利用期货来套期保值交易的方法。

      黄发静生产打火机系金属外壳系列。比如,他在8月份接了一个相当于20万美元的打火机订单,10月份交货。其中需要铜或者锌等金属材料,每吨6万元,于是,他就在8月份以相应的订单价格购买了10月份合约的铜期货,价格订单定价下原材料的分派价格。这样基本不会被汇率所影响。

      人民币结算与银企联动

      “但这些毕竟都是权宜之策。”黄发静在求索产品的提升品质外,同时在寻求稳定或者有利于自己的币种来定价,“曾经尝试过人民币或者欧元”。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财务处处长朱红表示,截至9月30日,全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已达到330亿元。然而,出口贸易领域中占比仅仅占到了19亿元的份额。

      “这是一种国际惯性阻力,在这样的大势下,在出口领域中,被客户接受需要时间。”今年6月17日,六部委发布《关于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标志着试点正式扩大。国内的跨境贸易试点开始从广东和上海区域向浙江等沿海城市推进。

      以温州区域为例,瑞安海太阳集团是最先尝试的一批企业成员之一。“许多客户不愿承担这个风险,拒绝采用人民币结算。”海太阳集团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王丰说。

      在与外方企业谈判中,外商坚持会提议采用人民币结算,“毕竟产品的品质决定了议价的能力。”由此,海太阳在实施后3个月中,办理8笔业务,累计金额2600多万元。

      “跨境人民币结算未入佳境。”建设银行温州分行海外部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出口企业试点名单要报国家商务部核准,温州已经报了400多家。时机成熟后,企业出口报关用人民币,收汇也是人民币,不用核销,可以直接退税。

      但这种信息并没普及到企业。“有这等好事?”浙江一低压电器集团的财务副总闻讯后反应。这更像银行主导的一种普及。农业银行瑞安支行国际业务部副经理金海燕介绍,采用人民币跨境结算,境内企业不仅可以有效规避外汇汇率风险,还可以降低境内进出口企业的购汇成本和出口企业的结汇成本,大幅降低因锁定汇率风险而带来的外汇交易费用。同时,还有利于企业加快结算速度,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办理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后,粗略估算节省2%至3%。”海太阳集团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王丰介绍。

      根据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主要的区域来看,目前集中在香港及澳门。而欧美市场,依然是个难点。“由于企业议价能力不高,在这些地区开展人民币结算业务难度还比较大。”黄发静对此分析认为。